软别特

全能废柴,在线摸鱼

个人简介

大概是想到啥补啥的东西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●一个经常不知道干啥好的庸人
●平生才情,置于三事。茶、吃食、太宰治
●追求完美的利他主义者

有没有人能告诉我
我现在应该做什么

迷惘
再迷惘
不知所向

无论世间卷起多大的暴风雨,吹干头发就能做个好梦。

问她冷不冷,她不会答
但抱紧了她的小兔兔

人少的面馆还是挺适合写东西的((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想要探寻虾的味道的呢?
虾可真是心性坦诚啊,从骨到肉,再到灵魂。探寻本味的路,永远只迈出过一步。
那一步大概是甜虾。
甜虾很是名副其实。想来是生食的缘故吧,入口没有虾仁那样服帖,只有一阵清爽透亮,天真无妄。即使不沾酱油也无所谓——倒不如说,沾了酱油就没有这种幸福感了。
是,幸福感。
甜食能使人快乐起来,甜虾也是一样的。
无论尝试几次,都不禁感谢那些世间最美好的存在。
即便是,欢呼雀跃只一瞬,腹肠过后再无声。

要论初恋,那一定是盐烤。
从噼啪跳跃的火光中蹦出来,带着微微泛黄的边壳和焦黑的须卷。
只是皮肉相连,咬下去是脆的,扯下来却是撕心裂肺的痛。仅剩的一小段耷拉在竹签子上,不久便要踏上唇舌的交汇点。
味道么?刺激味蕾的多是盐粒。虾的味道是什么呢?
好像早就淡忘了。

虾遇到热,会本能地蜷缩。
视野从光到暗,感受到的——如果有感觉细胞的话——只有不知从何而来的刺痛。
这痛一触即发,倏地布满全身。除了蜷缩之外,别无他法。
因而虾死去的时候,总是一个弯弯的模样。
不是象征中正平和的圆,而是逃避与屈服的圆。
泪与盐水共同将肉体淹了个遍,再无分别。

给儿子搞了张自拍
纪念一下
要暂时AFK了(

对不起我一定要来lof炫耀一下(ntm
一单集齐东国组!!!!!!
嗷嗷嗷嗷哦嗷嗷嗷!!!!!!

© 软别特 | Powered by LOFTER